《零:真红之蝶》紫之日记官方外传故事《另一个故事》

《零:真红之蝶》紫之日记官方外传故事《另一个故事》
《另一个故事》围绕着[紫之日记],还有一个故事。所谓的另一个故事是开发职员写下的,和[紫之日记]有关的人们的故事。序幕放学后,旧会议室[喂,听说了吗?]喜欢小道消息的依子像往常一样小声的说着话。明明谁都没在偷听。[好了好了,我在听啊。那么,这次是什么小道消息?]我表面上一边应付着她,一边急忙回着话。实际也非常的好奇。能把他的小道消息作为报道素材编到某个杂志栏目中吗。。。我一直有那样的考虑。放学后。难道现在都要怨似乎要下雨的天空吗,学校内恢复了平静。平时不再使用的旧会议室。在这间废弃的房间内,摆放着几张长桌。我们称为的社团教室就在这徒有虚名的旧校楼的空房间里,是被硬塞到这里的。这个[文化部]是最近因为部员减少而濒临解散的4个社团从今年开始合并而诞生的,可以说就是个大杂烩。即使那样部员也不足20人,而且其中的一半还是不露脸的幽灵部员。暂且不说[广播部][新闻部][文艺部],怎么连[神秘现象研究会]都合并进了[文化]部,那可真是够神秘现象的。明明[研究会]原本就不是[部]啊。难道说是对[幽灵部员多]的一种讽刺吗。要是那样还真是个合适的双关语。明明把[落语研究会]也一起合并进来多好啊。哎,我是知道真正的理由。那是因为顾问老师的安排。广播部和我所属的新闻部的顾问,原本同样是山本老师担任,而文艺部的田中老师终于在前些天开始产假了。这个[文艺部顾问]的位置,因为她原本身体就不怎么健康,大概短时间不会回来了。担任神秘现象研究会顾问的老师得了重病,现在只是听说由教育实习的老师作为代理顾问,但那个老师从上周开始也因为家庭的事情不来了。[所以啊,就是那个诅咒的传闻。。。]围绕这只在[神秘现象研究会]出现的顾问老师轮番卸任的[诅咒]的传闻,不停的说着小道消息,似乎就成了如今依子来文化部的主要活动。[已经来了。就出现在前辈身上。。。]所谓的[前辈],就是指教育实习生,长谷部老师。因为据说他是这个学校的毕业生,所以被亲近的学生那样称呼。[。。。什么?][紫之。。。日记]继续到第一话第一话阴郁的男人[紫之日记]。那是在我们这样的旧学校中经常出现的[都市传说]中出现的一本册子。虽然我对依子的话几乎是习惯性的充耳不闻,但却不能对那个词置若罔闻。因为我在数天之前,从别人那里了听到过那个[紫之日记]的词。而且,是以一个非常奇妙的形式。那天,我被新闻部顾问山本老师叫过去,在那里被介绍给一位男性认识。那个男性被介绍是前任教育实习老师的亲属。男朋友吗,不对,难道是兄妹吗。与其说乍一看外观不错,不如说五官绝对能归到帅哥的类别,不过要是用语言来表达围绕在那个男人周围的空气,我想只能用[阴郁]这个词了。那个阴郁男(虽然是很失礼的称呼方式,不过女高中生对不认识的男性起外号,我想还是很普遍的)向我提了几个问题。在这个地区的传说或民间故事,还有关于民谣和音乐。那些都是我在县的报纸上得奖的报道。我发现在这个地区流传的几个民谣中,有着共通的旋律,于是做了些关于这个起源和传播的调查。我还发现了类似海外的古老钢琴曲的乐谱,难道是很早的时候从遥远的海外传来的吗,我那时的心头汇集着一种女高中生梦想一样的奇妙想法。都是些现在一想起来就感觉不好意思的文章。内容幼稚到恐怖。他将我的回答(虽然已经真的不记着是怎样回答的了)全部做了粗略的笔记,最后又补问了一句像是附加上的话。[你对《紫之日记》这个词有什么线索吗。]你是说都市传说?我稍微提高了些声音反问道,阴郁男点了点头。[如今的女高中生,对那样的话题没兴趣把。。。]虽然阴郁的印象还没有改变,但那句有点让人不好意思的话留在了我的心头。要是神秘现象,附近正好有个很好的信息来源。只要依子在,即使我们不问什么,她大概也会随意的说个不停。[关于那个《紫之日记》,我调查一下在和你联络可以吗?]对于自负的我用着就像女高中生模范形的回答语言,阴郁男出现了意外的反应。他突然睁大眼睛,对我这样说。就好像恐惧着什么。[要是看到了那个。。。不,不要去调查那个。对不起,忘记刚才的话题吧。]谈话到那里结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