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轩辕剑外传:云之遥》破后剧情感想

《轩辕剑外传:云之遥》破后剧情感想
轩辕剑肆以后就没再接触过,玩起云之遥等于是新手了,所以是以一个新手来写感想,不拿前作比较,也没刻意批评,纯粹针对云之遥的个人杂感。※剧情&部分人物※我很喜欢轩辕剑的剧本,不会因为敌对关系就把对手写烂。战争就是这样,总有自己的立场,但不会因为自己是某一方,而刻意显得对方无恶不作,是个烂到骨子里的人。虽然先看攻略,就先入为主觉得一开始的金狼就是商横,偷剑气很低级,但到最后的对话之间又感觉不像……这部份应该是被砍剧情或伏笔。 (不论剧情或攻略都会以为他是金狼)渭水和白水谷的出现应该是刻意安排的巧合,让商横知道能藉由金狼引暮云他们进阵,不过这边有很大的疑惑,剑气居然打不过一张符纸……既然如此,干脆最后不要魔化,直接用符纸金狼不是更轻松?反正可以吸剑气壮大,所有人都不是对手。不过从他魔化的代价感觉的出他重情义的心,他的剧情到后面比较重,虽然不多不过都是重点,也就够了。武都郡的一席话感觉他真是暮云的心灵导师啊!不然暮云真的要喋血蜀中了!姑且不论对错,暮云虽然在乱世中奔走,但他并没有真正参予到战争,无法体会其中的悲哀与无奈,自然凭情感直觉来处事,被说「战争当儿戏」也莫可奈何。理性说,商横当云之遥主线最终BOSS,他的条件还不够。顶多担任某段重要剧情的BOSS,由他来结束实在没完结的感觉,总觉得后面还有要打的。是没有规定最终BOSS不可以是半路杀出来只为报仇,如果以云之遥→汉之云→轩伍为完整主线,这样的BOSS位置就非常合适!等于是轩辕剑(主角之一)成长阶段中非常重要的存在!尤其是最后的学习放下与站在别人立场的想法,暮云身边的人都没能让他思考这么多!毕竟那种话敌对的人才说得出来,才有说服力(肯定)柏乔的死是很重要转折,迫使暮云了解战争是怎么一回事。可能个人对死同伴的剧情已经麻木,震撼不大,第一个念头是跟他爷爷死法有异曲同工之妙,果然是一家人(汗)以前不爱跑支线,偶尔接到顺便解任务,这次主线没什么想赶快破结局的冲劲,所以接了一堆支线慢慢玩。不得不说,比起主线,我更喜欢看支线的故事。部分支线的小故事反而更令我印象深刻,尤其是「仙芝奇缘」和「华胥梦天」。 「华胥梦天」的故事虽短,可是让我很感动,过程也颇意外。角色支线破完的只有娄桑和淳于桓。淳于桓的支线先跑完,结果和玉澧无缘,就不想理她了……(一路上还是看到一些「绿衣妖怪」的受害人XD)淳于桓的支线就跟他的血量一样少,对他的转变没什么太意外,反而是意料中的。虽然觉得他多半是有口无心,只是转变的铺陈不够,还好他不是主角群,不然一定很突兀。娄桑的支线解完后有点后悔,加上结局后的去向,心里想早知道不邀她入队也不报仇,虽然不该让主谋逍遥法外,但她永远待在团里可能比较快乐。芝茵的伏笔太多举不完,没有一项有解释清楚,甚至怀疑她对久悠说的过往是捏造的,也一度怀疑她可能是兰茵的生母(理由不赘述),她跟久悠原来应该有不少对手戏但都被砍光了吧。话说女主角兰茵,因为她暮云心中很有地位,所以就不需要在玩家心里站更重的地位,她有真正表现的部份很少……其实想看她拿出魄力的样子(据柏乔说她以前下决定颇有巾帼须眉之气势)可惜后来就只是个平凡的女主角。结局动画搭配「追昔」还不觉得感人,主要因为歌词听不清楚,旋律起伏不大印象薄弱,直到接「我不怕痛」的旋律才有此感怀,那是一种对过去的怀念,对故人的缅怀与压抑于心底的伤痛。唯独可惜是一般的抒情歌词,跟剧情较连接不上。其实一开始是在一种没知觉(期望或喜欢)情况下买来玩,纯粹为了拆信刀才买的,所以对于剧情与人物的期待可以说是零(不看好也不看衰),就没觉得不如预期,但玩到后来由对话深入了解整体发展,感触真的很多,从没什么知觉到脑子里有长篇大论想抒发。※美术&设定※我是边玩边看风景,如果要推观光景点,首推少室山后段的星空和神凛幻域的极光!主要人物的衣服设计都更细腻繁复。因为以往轩辕剑的人物服装都走朴实风,这次没有用的装饰增加不少,格外有特色,我个人是会特别去注意服装的设计。游戏里不知为何久悠的脸有种婴儿肥(?),芝茵眼睛比其他人都呆滞……没法不去注意这两个部份,每次看每次怪……密道的机关设计上有点变化又不至于难到想砸电脑,其实挺好玩的,只是那段电脑当过重走一次,不给即时存档有点苛刻(虽然这是轩辕剑迷宫的惯例,唉…… )其中一段帮忙解诗签的部份也不错,不至于让主线有一直走正史的沉闷感。